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海蓝·散文】失意后的感伤_a

发布时间:2020-01-22 20:41:28

【原文】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徇禄及穷海,卧疴对空林。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

【注释】

谢灵运( 85年——4 年):原名谢公义,字灵运。南朝宋代山水诗人。祖籍陈郡阳夏(今河南省太康县附近),世居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出身于世族大地主家庭,晋代车骑将军谢玄之孙。父谢瑍,不慧;其母刘氏为王羲之外孙女。因从小寄养在钱塘杜家,故乳名为客儿,世称谢客。幼年便颖悟非常,《宋书》本传称其“少好学,博览群书,文章之美,江左莫逮”。善书,“诗书皆兼独绝,每文竟,手自写之,文帝称为二宝”。十八岁即袭封康乐公,世称“谢康乐”。少好学,性奢豪。刘宋时代,谢灵运被降公为侯,“常怀愤愤”。宋少帝时,出任永嘉太守。不久,即辞官归隐会稽,放浪山水之间,以排遣政治上的郁闷。谢灵运好营园林,游山水,制作出一种“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去其后齿”的木屐,后人称之为“谢公屐”。与族弟谢惠连、东海何长瑜、颍川荀雍、泰山羊璿之,以文章赏会,共为山泽之游,时人谓之“四友”。刘宋文帝元嘉八年(4 1年),宋文帝又让他出任临川内史,但他还是不理政事,终日出游,被地方官员纠弹,要治他的罪。谢灵运不服,反把有关吏员扣押起来。他还赋诗一首:“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将刘宋王朝比作暴秦政权,并以张良、鲁仲连自比,暗示要像他们那样为被灭亡的故国复仇雪耻。这种行为和言论,加重了他的罪名,被判免死流放广州。可是刚到广州,朝廷的公文又到了,诬他又犯下了新的叛逆罪,命令将他就地正法。元嘉十年(4 年)十月谢灵运在广州被处弃市刑(当街斩首),死时仅四十九岁。其诗有黄节的《谢康乐诗注》本。谢灵运是中国诗史上第一个大量创作山水诗的作家,描写会稽、永嘉、庐山等地的山水名胜,刻画细致,反映了大自然的美,给人以清新开朗之感,但有时过于雕琢。谢灵运的诗歌虽不乏名句,他的诗文大都是一半写景,一半谈玄,仍带有玄言诗的尾巴。但尽管如此,谢灵运以他的创作极大地丰富和开拓了诗的境界,使山水的描写从玄言诗中独立了出来,从而扭转了东晋以来的玄言诗风,确立了山水诗的地位。从此山水诗成为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一个流派,扩大了诗歌题材的领域,推动了文学的发展。

池:谢灵运做永嘉太守所居住的园池,在永嘉(今浙江省温州市)附近,后人称为“谢公池”。

潜虬:潜藏的龙,象征隐士。媚:适意,自我怜惜。幽姿:潜隐深渊的姿态。飞鸿:高飞的大雁,象征仕宦者。响远音:鸣声嘹亮远扬,形容鸿鸟高飞远翔,声留长空,是最得意时。

薄:迫,近。霄:云霄,高空。云浮:指飞鸿。栖川:栖居于深渊。渊沉:指潜虬。

进德:增进道德,指仕途上的进取。退耕:退隐耕作。

徇禄:追求俸禄,指做官(任永嘉太守)。穷海:边远的海滨,指永嘉郡。空林:秋冬时树木光秃,所以叫“空林”。

昧节候:分不清季节。褰开:揭开,这里指揭开帷幔,打开窗子。

岖嶔:高峻的山。

初景:初春的日光。景,同“影”。绪风:余风,指冬天残余下来的寒风。

变鸣禽:叫的鸟儿换了种类。

祁祁:众多的样子。萋萋:春草茂盛的样子。

索居:独居。易永久:容易感到日子长久。离群:离开朋友和众人。难处心:难以安心相处。

持操:坚持节操。岂独古:难道只有古人才行。

【赏析】

谢灵运在南朝宋少帝时,因与权臣争权失败,出为永嘉太守,任职约在永初三年(422年)七、八月间至景平元年(42 年)七、八月间。这首诗当作于景平元年初春,写久病初起时登楼所见。

诗中先写“徇禄”不得已和官场失意的牢骚,中间写生意盎然的初春景色,最后抒写意欲辞官隐居的心情。

全诗表现了官场失意后的一种感伤情绪,是谢灵运诗的代表作。通篇运用对偶句,但写得较自然。而且意与境会,景色鲜明。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为历来传诵的名句,它用语平易,珠圆玉润,自然浑成,清新可爱,恰切的表现了久病初起,登楼眺见一派生机勃勃的春天自然景色的喜悦心情。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六句托物起兴,着重表达了官场失意的情绪。“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二句想象丰富,笔势雄健;“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二句抒写由客观景物引起的惭愧惆怅之情;“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二句透过“进”与“退”的矛盾,表现了作者进退失据,愧对物类的苦闷。“徇禄及穷海,卧疴对空林。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十句先对卧病之初的秋冬景象略作叙写,后集中笔墨描写初春风和日丽、生气蓬勃的景象。“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六句抒写作者意欲辞官归隐的心情。诗人联想到《诗经?豳风?七月》和《楚辞?招隐士》,取其里边的“归”字的意思。“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最后四句直接说理,表示自己完全能够做到遁世无闷。

全诗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写他出任永嘉大守的矛盾心情,懊悔自己既不能像潜藏的虬那样安然退隐,又不可能像高飞的鸿那样声震四方,建功立业。第二层写他在病中临窗远眺。第三层写他的思归之情。

前八句为第一层,主要写官场失意后的不满与当时矛盾的处境。魏晋南朝时代权力斗争激烈,仕途风波险恶,因此士族文人既有进取之志,又有企羡隐逸之心,而诗人所面临的,却是两者俱无所得的困境。诗一开头即由此下笔:“潜虬”一句喻深藏不露、孤高自赏的生活,“飞鸿”一句喻奋进高飞、声名动世的境界;下面两句说无论前者还是后者,自己都不能做到,深感惭傀。四句中,第三句紧接第二句,第四句远承第一句,诗意连贯而有变化。以上四句用形象的比喻写出自己的困境,但为何会这样,并未交代清楚,所以又有后四句把前四句加以落实。“进德”谓进取功业,施恩德于世人,与“飞鸿”一句相应。——但虽有此志,却是才智不及。这句实际的意思,是说自己耿直守正,乃至受人陷害。“退耕”谓退隐田园,以耕作自资,与“潜虬”一句相应。——但徒怀此愿,却是力所未能。以谢氏的富有,当然谈不上“退耕力不任”的问题。这句实际的意思,是说自己颇有退隐之心,只是为形势所格,无法实现。因为当时谢灵运如果拒绝赴任,就是公开表示与当权者对抗,极可能招致更大麻烦。下面进一步写自己于无奈中来到这偏僻的海隅,入冬后久卧病床,所对唯有萧索枯瑟之空林。全诗由虚入实,由远及近,气氛渐渐降到最低点。

自“衾枕”以下八句为第二层,写登楼所见满目春色。“衾枕昧节候”紧承前一句”卧疴对空林”而来,写卧病中不知不觉,已是冬去春来,同时自然而然引出下旬“褰开暂登临”。“暂”谓短时间,有抱病强起之意。“倾耳”、“举目”两句,写出诗人对自然风光的极度喜爱。池塘水波轻拍,在倾耳细听之际,令人虑澄意解;远山参差耸立,于放眼遥望之中,使人心旷神怡。眼前是一派景色:“初景”即新春的阳光,正在革除“绪风”即残冬的余风,“新阳”即春代替了“故阴”即冬的统治。“初景”、“新阳”写出总体的感受,是虚笔,下面“池塘”、“园柳”两句,转为近景的具体描绘。“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是谢诗中最著名的诗句之一,曾引起很多人的赞赏,甚至引出一些带有神秘性的传说。钟蝾《诗品》引《谢氏家录》说:“康乐(谢灵运袭爵康乐公)每对惠连(谢惠连,灵运之从弟),辄得佳语。后在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寤寐间忽见惠连,即成‘池塘生春草’。故尝云:‘此语有神助,非我语也’。”故事的真实性如何暂且不论,这一联诗的名声,看来确是不小。

看起来,这一联诗(特别是前一句)很平常,毫无锤炼之功,所写景色亦并无特别之处.但应该注意到,它很好地表现了初春之特征及诗人当时的心情。池塘周围(尤其是向阳处)的草,因为得池水滋润,又有坡地挡住寒风,故复苏得早,生长得快,其青青之色也特别的鲜嫩,有欣欣向荣的生气。但它委实太平常,一般人都注意不到。谢灵运久病初起,这平时不太引人注意的景色突然触动了他,使之感受到春天万物勃发的生机,于是很自然地得到这一清新之句。“园柳变鸣禽”,写柳枝上已有刚刚迁徙来的鸟儿在鸣叫,这同样是细微而不易察觉的变化。两句诗表现了诗人敏锐的感觉,以及忧郁的心情在春的节律中发生的振荡。再有,宋初诗坛,以谢灵运其人为代表,有一种追求佳句的风气,而通常的佳句,都以反复雕琢、精于刻画取胜。在这样的风气中,此种自然生动而富有韵味的诗句,更显得特出。总之,放在特定的文学环境和具体的诗篇之中来看,“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的确不失为佳句,单独抽出来加以评论,就没有多少意义了。从全诗来看,写到这里,情绪渐渐转向开朗欣喜的暖色调。

第二层是全诗最精彩的部份。诗人在病榻上度过了一个冬天,现在已是初春时节了。他凭窗而坐,倾耳细听远处波涛拍岸之声;举目远望群山起伏之影。而近处所见的景致则是:“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诗人从冬去春回的众多景象中选择了一个细小而典型的镜头:不知不觉间楼外枯草瑟瑟的池塘里竟然春草繁生了;小园垂柳丛中禽鸟鸣声也已变换。正是从池塘小园的变化中,久病的诗人突然意识到,外面已是一派浓郁的春意。这里写景,有声有色,远近交错,充满了蓬勃生气。“池塘”二句为历来诗论家交口赞赏。它的妙处就在于自然清新,不假绳削。

最后六句为第三层.开头两句由登楼观春联想到古代描写春景的诗,借用典故表示自己的感慨,情绪又转向感伤。“祁祁伤豳歌”的“豳歌”,指《诗经?豳风?七月》一篇,诗中有“采蘩祁祁”等描写春景之句。“伤豳歌”,按照《毛诗序》《诗谱》等传统的解释,《七月》是周公在遭受流言、出居东都以避谗害时作的,谢灵运用此典故,带有暗喻的意思。“萋萋感楚吟”的“楚吟”,指《楚辞?招隐士》一篇,其中有“春草生兮萋萋”之句。所谓“感楚吟”,是说有感于隐士的生活。这两句回复到第一层的内容,但并非单纯的重复,而是表示要从困窘的处境中摆脱出来,决心走隐居的道路。接着“索居”、“离群”两句,写隐居生活令人难以接受的一面,意思是:离群索居的生活,使人容易感到岁月漫长,枯索无味,难以安心。这两句从诗意上说,是指一般人的想法,并非说自己。但在潜在心理上,这种被否定的想法,也隐约透露了他自己的某种疑虑。谢灵运出身华胄,为世人所重,且骄纵自负,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对于他确非易事。但不管怎祥,他归隐的决心已下。全诗结束两句说:“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无闷”语出《周易?乾卦》,意谓大德之人,避世而无所烦忧。这两句意思是:坚持节操岂止古人能够做到,《周易》所谓“遁世无闷”在今人身上同样可以得到征验!这样,诗的情绪便从进退维谷的困境中解脱出来,以高亢的声调收结全篇。也就在这大约半年之后,谢灵运终于称疾辞职,归隐到始宁的祖居。

在这首诗中,诗人用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郁闷,或是比兴,用虬和鸿的进退得所来说明自己进退失据;或是直抒胸臆,诉说独居异乡的孤苦;或是以景写情,用生趣盎然的江南春景,来衬托诗人内心的抑郁。

此诗以登池上楼为中心,抒发了种种复杂的情绪。这里有孤芳自赏的情调,政治失意的牢骚,进退不得的苦闷,对政敌含而不露的怨愤,归隐的志趣等等,虽然语言颇觉隐晦,却是真实地表现了内心活动的过程。诗中写景部分与抒情结合得相当密切,并且成为诗中情绪变化的枢纽。对景物的描绘,也体现出诗人对自然的喜爱和敏感,而这正是他能够开创山水诗一派的条件。

共 467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赏析以《登池上楼》为中心,详细地介绍了作者的生平,作品特点等。这首诗里有有孤芳自赏的情调,有政治失意的牢骚,有进退不得的苦闷,有对政敌含而不露的怨愤,归隐的志趣等等,虽然语言颇觉隐晦,却是真实地表现了内心活动的过程。分析透彻,说理充分。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红叶秋【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101 6】

1 楼 文友: 2012-12- 0 14:54:24 分析透彻,读了受益匪浅。问好朋友! 文载道,诗言志,不亦乐乎!

跌打损伤多久可以热敷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安全减肥产品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