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 第四章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5:07

第二天一早上学,程湘明下山,到达岔路囗时,洪杜鹃早己等在了那里,一脸兴奋象红苹果的笑。双手提着一只塑料袋,里面装着吃的。程湘明一到身前,洪杜鹃便热情的迎上去,将手中的塑料袋塞到湘明手中,说:“来,给你的!”程湘明问:“这是什么?”洪杜鹃说:“吃的,还热着呢!青青果,是用野菜做的,挺好吃的,趁热吃了吧。”程湘明打开一看,是两个象北方水饺一样形状的“青水饺”, 个头比实际水饺大好几倍,还散发着热气,他用右手提出一个,一嘴咬下,满口的清甜野菜味,伴着香浓的豆干香葱香味溢满口腔,油而不腻,香而不浓,特别是野菜的青新渗透着整个嚼食的过程,确实美味!程湘明还真想不到,野菜也能做出这样的美味,连不迭声地说:“好吃,好吃!”,“好吃就全吃掉,我妈做的。”杜鹃不无自豪地说。“你也吃一个吧”,湘明友好地问。“我吃过了”,杜鹃回答。

杜鹃告诉湘明,这种“青青果” 也叫“清明果”。是清明前后,此地民间,民众自制的一种地方果点,类似于端午节的“粽子”。 湘明一听就明白了。于是就问:“清明节不是还没到吗?”杜鹃解释回答说:“噢,那是因为我们姐弟俩爱吃,而且,现在正是田间“清明草”刚发芽,嫩长的时期,拔洗完做成米果更好吃的”。

程湘明吃着“清明果”, 若有所思地问:“你相信我们的祖先确有在天之灵吗?万物都有灵魂的存在吗?”,也许是程湘明的问话太突然,杜鹃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地说:“也许有,也许没有,代表的只是我们对祖先的怀想和敬意吧?”程湘明肯定地回答说:“其实,人有灵魂的。”杜鹃诧异:“真的??你怎么知道的?”程湘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善地回答说:“我在家乡时,学过一种气功,就是最近在报刊上常有报道的那种软气功。不是有报纸报道,有一些气功师能隔山打牛吗?其实,那不是打,那是用超强的意念力控制了牛的灵魂,让牛趴下了。”杜鹃一听,明白了。不禁惊呼:“真的!那不是神了!”程湘明想了想说:“说神也神,说不神也不神——意念力其实也是一种力,只是科学还没有证明而已。专门的人,经过专门的训练,是可以做到的。”杜鹃更加好奇地问:“那,你练到了什么程度呢?”程湘明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问:“你还记得开学报名的第二天上午,你在防洪仓库边上锄地?”还未待程湘明将话说完,洪杜鹃已明白了过来,惊喜地用手指着程湘明说:“那日,是你?”,程湘明微微地点点头,说:“是的,是我。”“那你不是神仙了!?”杜鹃不敢相信自己地睁大眼晴,望着眼前的帅哥。“不,不是的,只是有点功夫,知道一些自然技巧而已”,湘明说道。杜鹃觉得他说的太轻巧了,知道他是在谦虚。发自内心的更加敬佩他。这时,只见程湘明抬起右手,拇指扣在弯曲的无名指和尾指上,食指和中指合并在一起,竖直呈剑状,向十米开外的一棵杜鹃花丛一指,然后,象舞“太极剑” 一般,轻轻向上一挑,一朵杜鹃花应声飞起在空中,尔后,顺着程湘明“剑指” 画的弧线方向,飞到了杜鹃的胸前。杜鹃本能地伸出了双手将花接住,惊喜得有些目瞪囗呆地立在那里,半响说不出话来。或许是她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现在的感受,或许是有太多的话要说,此时,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秒钟之后,才“哇——”的一声惊呼出来。

程湘明安慰她说:“这不神奇的,意念力就象手机和电视信号一样,你看不到,不等于它不能发挥它的超强力量和神奇功能的。我这剑指一指,其实,意念力早己随着我头脑中的意念,穿透空气而出,到达了杜鹃花丛,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将花“采”下,送到了你的面前。”他这样为杜鹃说明和解释自已的行动。他只敢告诉她自己练过气功,决不敢告诉她自己还有别的“神功”。 因为这只是一些众所周知的挂边功夫,让她知道也没关系的。杜鹃一直兴奋地听着,满脸绯红的喜悦,本能地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于是,程湘明从书包中拿出那日为杜鹃写的古体诗,交到杜鹃的手上:“这是那日写给你的诗”。洪杜鹃接过手一看,干净的硬皮笔记本扉页清秀地用隶书体书写着:清溪山伴红花海,防洪坡头现飞天,湘犊眺望醉诗态,幻着同窗笑靥来。洪杜鹃兴奋、害羞,微微地低下头,说:“我有那么美吗?把我比着飞天?”

这时,工程队有食堂买菜的师傅正骑着自行车下山来,杜鹃与湘明中断了交淡,恢复常态向学校走去。

中午放学后,杜鹃以最快的速度小跑到清溪桥外,等着程湘朋。

整一个上午,她都沉浸在被人肯定和关注的幸福感中,这种感觉和四月暖风频吹的气候很相宜。特别是程湘明的那首诗,让她感到特别飘逸,看得出程湘明很认可自己——还把自已比着“飞天” 呢,太给面子了!自己步入高一的年龄,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季节,一种羞涩隐约升上心头,上着课想起它,忍不住瞥一眼正在专心听课的程湘明,脸颊淡淡地漾起了红晕。在她看来,程湘明算得上是一位英俊潇洒的俊才。他近一米七的身高出类拔萃,身村魁梧大气,整个体魄散发出一种灼灼逼人的英气;动作灵动流畅,感觉到他的一切行动都是那么的谐调自然,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无可言喻的开放;而且,五官端正,鼻梁高挺,天庭饱满,地格方正——准一副君子侠客的酷形。和他的思想、言行很相称。特别是他那广博深远的知识面。她已感觉到了,和别人见所未见的玄幻神功,令她为尹钦倒——在她眼里,他简直就是一个神人!她为自己能交上这样的朋友而感到自豪。

她觉得自己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向他学习和请教。昨天关于“时空维次”的问题还没有来得极弄清楚,今天早上他又说出了一个人类“灵魂” 的问题,令她耳目一新,眼前一亮,似乎又有一个未知的领域等待她去探索,而这种探索的领路人和开导者只能是他,她真想现在就拜他为师——叫一声“老师” 或“师傅”。

其实,程湘明一下课也以最快的速度往桥外赶,他知道杜鹃会在那儿等他的。此时,杜鹃猛然一回头,湘明已立在了身后,笑咪咪的可爱。杜鹃先悄悄地在胸前朝他挥挥手掌:“嗨!我等你呢。”程湘明说:“我知道的,走吧!”。

拐入山道,杜鹃迫不及待地紧走几步到湘明身边,小声地对湘明说:“大哥,我想向你学习气功,怎么样?”湘明犹豫了一下,说:“不是我不想教你,你的年龄偏大了,会很困难的”。 杜鹃有些失望地问:“那你几岁开始练习的?”。“六岁”, 湘明回答。杜鹃有些愕然,有些失落,但又不甘心地央求到:“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会努力的”。 程湘明望了望她,没有说话,继续走路。这一举动可把杜鹃急坏了,一把揪住湘明的书包不放,说:“你不答应我,你今天就别想走成!”。湘明并没有想走,笑笑地回头:“会吃很多苦的,你不一定坚持的下去”。“ 我不怕!”杜鹃坚定地说。“还要学习很多知识,只怕你影响学习,我们现在已经是高中了,哪有那么多的精力?”。“你都有精力,我怎么就会没有精力?”杜鹃反问。湘明没有办法,只能摇摇头说:“好吧,收你做徒弟可以,但你今后要坚持下去,不能半途而费,我不收练不成的徒弟”。 其实他也是乐意教杜鹃的,只是担心她半途而费,那就没意义了。杜鹃兴高彩烈地说:“好呢!师傅!!”。

眼看到了分岔路囗,湘明说:“那先再见吧,中午你几点后有空?”“十二点半”,杜鹃说。“那就十二点半吧,我等你,先给你专授一些基本知识”, 湘明说。洪杜鹃别说有多高兴!兴高彩烈地往家跑。

当程湘明十二点半赶到岔路囗时,洪杜鹃已笑盈盈地等在那里。

程湘明将她带到右边山峦间的一处向阳松树林间,对她说:“这是一处很好的练功场所。平时没有人来。前面正对着清溪河流,山明水净,视野开阔。且松树气质很好、很纯,阳气很旺,有利于功力的长进和发展。”说着话,他把她带到林中的半坡,一处较为平坦的地处,程湘明觉得这里很好,便停下了脚步,将书包放到一边,让杜鹃在旁边找一个草堆坐定,说:“我先演习一套简单的功法给你看看,只是,你要耐下性子专心的看,先熟习一下动作,然后,观察一下动作有什么特点。事后,我再讲解给你听。时间比较长,大约要半个小时。行吗?”杜鹃说:“行!”于是湘明走到空地中央站定,背山面河,全身放松,两眼微闭,入静约一分钟之后,双掌缓缓从胸前抬起,与肩平直后,双掌与手臂呈九十度立起,象做学生广播体操一样,柔和地一收一推。杜鹃看他全身完全没有用力气,可前方几十米范围内的树木都随着他的动作在摇晃,凉风阵阵,令人太不可思意了!紧接着他转向向后,同样的动作重复一遍。如此往复身体四个方向都做完一遍之后【每个方向做九遍】,身体回到初始的朝向,然后再身体后仰,面向天仰视,双手象抱球状,向天张开。杜鹃明显看到,在他张开的手臂间有一条弧形的光环与天相接。接着他又俯视弯腰向地,双掌朝地,与地接【如此两个动作亦重复九遍】。最后,他身体直立,两手轻松作球状,向下腹收。整套动作做完,他的精神更好了,满脸放光。令杜鹃觉得更神奇。

然后转身对杜鹃说:“看清楚了吗?其实动作很简单。”杜鹃说:“看清楚了。”“动作是外形,关健看意念的导引,先教你动作,熟练了,我再教你配上意念。那才是一套完整的功法。”,湘明说:“这是我特意为你编造的一套功法,简单易行,也许练起来会轻松些、又快见成效些”。 杜鹃一听,太感激了,双手一把抓着程湘明的手,又不好意思地放开,嘴里如拨浪鼓般,不停地说:“谢谢,谢谢,师傅!”两个人都不禁地笑了。

这时,程湘明走到草堆边坐定,嘴里笑笑地说:“徒弟,过来,现在我给你说说这种软气功的基本奥妙与原理”。 杜鹃高兴地答到:“是,师傅!”然后两个人又笑。湘明说:“其实,万物都靠气来生存。没气了,人也就死了。而气又分先天之气和后天之气,父母传给我们的是先天之气——也就是精气。我们吃五谷杂粮得来的气是后天之气。我们修圆的主要是先天之气,只有精饱了、气足了、神旺了,人才会有特异功能,如:千里眼、顺风耳、未卜先知,就是这样来的。那你知道大众的人们,为什么都没有特异功能吗?”他反问杜鹃。杜鹃回答说:“不知道?”湘明接着说:“就是因为他们受七情六欲的干扰太重,穴位、经脉都堵塞了,气血不通,信号进不来,所以他们没有特异功能。其实,特意功能不特异,只要抛开私心杂念、七情六欲,用心修行,谁都可以练成真功,出不同的特异功能。”杜鹃听了恍然大悟:“噢,原来如此。”湘明接着开导:“所以,我们练功之前要先从修身养性开始,端正自己的品性,没有私心杂念就好修行了,老子不是说过大道无私吗?老子就是现在的太上老君,他可是一位大气功师耶!”听了湘明的话,杜鹃明白了许多,对练气功更感兴趣、更有信心了。

停了一会儿,湘明问:“我说的这些你全能听的懂吗?”杜鹃肯定地回答:“全能听得懂”。 湘明高兴地说:“听得懂就好。听得懂我就来讲解功法。”杜鹃兴奋地说:“好嘞!”。

湘明告诉她,人体内有三个丹田,分别是上、中、下三个丹田。上丹田在额头内与内脑之间的中空部分;中丹田在心窝处、胃与肝交界的中空部分;下丹田在肚脐下三寸内的腹腔内,就是我刚才最后收式聚气的地方。杜鹃表示明白了。湘明又接着说,我刚才那套功法就是为了修养下丹田而编的,只有下丹田饱满了,成丹了,精、血才会足。男人是精,女人是血。精、血充足了就会有力气。然后才能修养中丹田,然后他就开始讲解这套功法的意念运行与动作的搭配,杜鹃听得津津乐道,兴趣盎然。很快就学会了。致此,她才明白,原来,刚才湘明是在采十方之气入丹田。

临下山时,湘明对杜鹃说:“这套功法,练一遍只需半个小时。明天我再教你一套静功,也半个小时,动、静结合起来练更快。而且那套静功有助于学习——届时练功、学习两不误!”

杜鹃觉得湘明想得实在是太周到了,心生感激。不禁说:“小师傅,你真好!”两人笑着下山。

共 468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章主要还是描写程湘明和洪杜鹃相处的画面,零零碎碎,用程湘明独到的见解串联起来。唯一不同的是,两人关系的渐渐拉近,程湘明借着隐蔽的方式一点一点在教洪杜鹃神功里的一些知识。在如水的叙述中,揉合的情节,主要是洪杜鹃拜师的这幕。在寻常的叙述之中,借着两人相处的琐碎轶事间接传达深刻的观点,是这篇小说的特色之中。小说写到这里,程湘明的形象便十分生动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让小编感佩的是他丰富的学识,因为修练神功对自然万物的了解,让他有着一种少年老成的稳定感。自然万物相生相克,对于本章作者谈到的“气”问题,小编也颇觉受益良多。宇宙可以说是气组成,气在,就神在。本章作者从“气”着手,谈到了灵魂的问题,再从灵魂自然过渡到意念上,然后再回到程湘明所谓的气功上。洪杜鹃对此产生了兴趣,拜得程湘明为师。这个章节,作者也写到了程序湘明教洪杜鹃修练的步法。故事的延续,围绕在这两个青少年的身上,对于后面将发生怎么的故事,敬请期待。感谢作者的奉献,期待后续!【编辑:消失若默】

1 楼 文友: 2012-05-0 1 :25:25 精彩的故事,期待后续!

古风大哥,你加油写哈。

2 楼 文友: 2012-05-0 21:59:22 奉命来刷点人气,哈哈。记得开心哈!

小儿流行性感冒如何护理
治阳痿早泄36小时长效
孩子咳嗽有痰推拿方法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