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谁捡到了她的声音

发布时间:2019-10-09 20:08:49

谁捡到了她的声音?

饶应菊张贴的寻物启事,贴满大营坡批发市场和她租住的小区。Free-dom体佩式言语处理器(资料图),小佳馨丢失的为黑色。

小佳馨的人工耳蜗不见了。这个刚刚2岁4个月的小女孩,在出生后的第五个月被检查出是先天性耳聋。

幸运的是,她得到国家专项补助资金支持,免费植入人工耳蜗,便可以听到外界的声音。

就在一家人充满希望之时,小佳馨的人工耳蜗却在大营坡批发市场遗失。这个设备价值20余万元,对于贫困的小佳馨一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到目前为止,不少聋哑孩子的家长、批发市场的摊主和环卫工人、省残联的工作人员以及包括本报在内的媒体等都通过各自的方式,在寻找这个价格不菲的人工耳蜗。

如果你有相关线索,请拨打本报96811。

人工耳蜗不见了

2014年4月13日下午5点,大营坡批发市场。

57岁的饶应菊带着孙女小佳馨到这里买菜。 出门的时候,专门给小佳馨戴好人工耳蜗的。 饶应菊还记得,边走自己还叫孙女的名字,孙女会举手回应,以示自己听到了。

回到家中,饶应菊发现孙女的人工耳蜗竟然不见了。耳朵上只剩下一条用来固定耳蜗用的线夹。

该批发市场的监控录像显示,饶应菊和孙女走到卖凉菜的摊位前,还能清晰地看到小佳馨耳朵上戴着耳蜗,但走到卖火腿肠的摊位处,却不见了。中间的20米是监控盲区,没有人知道人工耳蜗是怎么掉的。

短短20米的距离,饶应菊来回走了几十次。她询问每一个摊主,是否见到有人捡到这个像 蓝牙耳机 的人工耳蜗。她甚至翻遍了附近的垃圾桶以及排水沟。

价格昂贵急坏家亾

整个人工耳蜗价值20余万元, 贵州省残疾人康复中心社会服务科工作人员告诉。人工耳蜗由体外和体内装置两部分组成,体外部分包括麦克风、言语处理器和传送线圈;体内部分由植入体和植入电极组成。

而小佳馨遗失的,是体外部分。如果要重新购买,这笔钱,对于小佳馨一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小佳馨在沙发上玩着球。

饶应菊在一旁提醒,小心摔下来。但小佳馨理都没理,自顾自在沙发上蹦蹦跳跳。

人工耳蜗已经掉了2天,仍没有消息。

如果人工耳蜗还在,我喊她就一定能得到她的回应。但是现在,变成了和以前一样。 对于饶应菊来说,过去的几十年她过得并不容易。

饶应菊是毕节赫章人,她的儿子儿媳,也就是小佳馨的父母全都是聋哑人。这让原本清贫的家庭雪上加霜。

小佳馨刚出生那会,非常有灵性,大家都以为非常正常。 饶应菊回忆说,但2个月过去后,关门和汽车喇叭的声音,她都听不到。最后到昆明一家医院检查,孩子是先天性耳聋。

此后的两年,小佳馨都生活在无声的世界。

一家人的心情也都格外沉重。让孩子能够重新听到声音,也成为一家人最大的愿望。

2年才听到一声 妈妈

转机出现在2013年中旬,饶应菊接到赫章县残联的一个。

残联的工作人员向她介绍了一个名为 七彩梦行动计划 的聋儿人工耳蜗康复救助项目。从2011年至2015年,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补助资金为中低收入家庭聋儿免费植入人工耳蜗。贵州省每年有122个名额。

2013年12月7日,通过申请、医院检查等一系列程序,小佳馨成功植入人工耳蜗。经过贵州省残疾人康复中心一个多月的语言训练,小佳馨已经能够喊 妈妈 了。

我还等她喊我一声奶奶呢。 饶应菊说,辛苦了2年,在最有希望的时候把人工耳蜗弄掉了,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饶应菊在省残疾人康复中心认识的朋友夏强,他5岁的孩子也在去年12月植入人工耳蜗。 儿子前些时候第一次喊我爸爸时的心情,至今难忘。 夏强告诉,所以我能理解饶阿姨的焦急心理,如果这辈子再也不能让孩子听到声音,那将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我的儿子脾气不好,是因为他有话也说不出来,我知道其中的痛苦。 饶应菊说,她不想悲剧在孙女身上重演。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看病价格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网络预约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看病费用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