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七百三十五章 霍新晨之死

发布时间:2019-12-04 10:26:05

变身之我为神王 第七百三十五章 霍新晨之死

“秋忆彤,那可是魔宫余孽,你肯定是被迷惑了,快回来!”无殇不朽黑了脸怒吼了一声。

“无殇小子,就凭你也配和本宫我说话?!”秋忆彤身上的气质为之一变,冷笑不迭的盯着无殇不朽。

无殇不朽听到这句话,再看看此刻秋忆彤的气质,眼中露出了一丝惊惧,但是却又平抚了下去,“狐假虎威罢了,你根本就没有完全觉醒!”

霍新晨一脸诧异的盯着秋忆彤,此刻秋忆彤再也没有了之前那副柔弱的样子,此刻变得霸气凛然,给人一种女王范的样子。

“死亡之主你现在站出来,你的计划可就打乱了哦!”叶凝儿似笑非笑的盯着秋忆彤,显然对于秋忆彤觉醒这件事情,她早有预料,所以并没有和其他人一般惊讶。

秋忆彤点了点头,同时一脸歉意的看着霍新晨,“新晨哥,放心吧,我还是小彤!”

“小彤你不应该出来的!”霍新晨歉意的看着秋忆彤。

“顺应自己的本心罢了,时间之主,用那一招暂时让我恢复巅峰状态,我要带新晨哥杀出去!”秋忆彤盯着叶凝儿语气不容拒绝。

叶凝儿歪着头道,“用那一招的话,副作用你可承受得了?”

秋忆彤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没问题,我有办法解决!”

“可是我也会有副作用呀!而且我要他有用,你带走了,我可就难办了!”叶凝儿巧笑嫣然,显然她拒绝了秋忆彤的请求。

嗡!

就在她二人说话期间,眼前一道佛光产生的巨掌朝着他们拍来,仅仅是一掌就带着无上的法则,大道之力。

“花开花落,天涯一支!”萧雅手中做出了捧花状,只见她身后的蕴灵之座陡然间爆耀出了万丈神光,神光之中一座巨大的金色花朵含苞待放的沐浴在其中,那佛光大手印一接触到这朵花时,顷刻间就消散,但是那朵花却也迅速的黯淡了下去。

顶级大佬的战斗,随手间的动作,就蕴含着无上的法则,大道之力,实力不足的修炼者,完全承受不住,就更别说那些被带过来获取了碎渊之地资格的天才弟子们,这些人在普玄大师与萧雅交手的瞬间就晕死了过去。

这和意志是否强大没多少关系,纯粹是境界的辗压。

而秋忆彤因为有夜影之座的庇护倒是没有什么,而霍新晨虽然有叶凝儿等人的保护,却依然受到了一些影响,双膝渐渐地弓了下来,艰难的支撑着。

“普玄大师对不住了!”萧雅歉意的看着普玄大师道。

“大家此时不上更待何时?!!!”无殇不朽大吼了一声,驾驭着脚下的腐龙率先爆冲而去,其余人见此也纷纷施展了个子的所学,霎时间,此地就被不朽的力量所浸染,天地都为之震颤,这枚星球都渐渐地有了支离破碎的迹象。

而不远处一道玄光也激~射到了叶凝儿的身旁,此人倒是一个靓丽的美妇,大概也是璇光圣地之人,如今叶凝儿有难,他自然也要出手。

“罢了,现在我还需要你的力量!”叶凝儿淡漠的出声,此刻萧雅等人也已经冲了过去,阻挡着众人。

叶凝儿说完手中打出了一道手诀,同时她身后耀临之座浮现,灵器化后成为了耀临沙漏,在耀临沙漏的作用下,秋忆彤的气势如光速一般迅速的上升,同时一道黑衣女子的虚影与秋忆彤的身体渐渐地融合,这个状态也只是坚持了五息的时间,叶凝儿一收手

,秋忆彤便睁开了那一双美眸。

霍新晨看去,发现秋忆彤此刻气质大变,变得一副冰冷女王的样子,双眸之中十分的澄澈,没有丝毫的感情,就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纯净,但是身上那股巨大的威压却给人一种无比的心悸之感。

秋忆彤成为不朽了!虽然听她们的对话显然这只是暂时的力量,暂时获得了前世的巅峰状态,而这一招显然还有巨大的副作用,为了霍新晨,秋忆彤也算是拼了。

“新晨哥跟我走!”秋忆彤轻声说了一声,拉起霍新晨便朝外冲去,如今也只有在霍新晨的面前,她才有一些感情波动。

秋忆彤带着霍新晨化为了一道灰色光芒悠然的破空而出,那灰色光芒晶莹却并不明亮,就像是一条灰色光带一般横空出世。

“休想走!”背后无殇不朽突破了萧雅她们的纠缠,从他们身旁掠过。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从天空之上传出。

霍新晨抬头看去,天空之上自己以前的旧躯盘踞在天空,它全身燃烧着九幽冥火色的火焰,就像是一颗悬浮在高空的幽蓝色星辰。

滔天戾气从腐尸身上传出,直接升起巨大的龙爪朝着霍新晨拍来。

“无殇小子!”秋忆彤低喝了一声,夜影之座化为了夜影之镰被秋忆彤握在了手中,夜影之镰带着恐怖的寒光席卷而出,瞬间就笼罩了腐尸的身体。

而霍新晨也被闲置在了一边,此刻没有了叶凝儿等人的灵力护罩,不朽们的战斗威压直接让他跪在了地上。

“啊!”霍新晨咆哮了一声,又是实力,又是实力,自己再一次还得躲在女人身后,自己算什么男人。

“去死吧!”突然一道黑影来到了霍新晨的身后,手上那漆黑的匕首刺向了霍新晨的心脏,而霍新晨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死亡-驳回!”秋忆彤低喝了一声,那道黑影霎时间恢复了人类本来的样子,黑影整个人顿时产生了一股虚弱感,而秋忆彤一个闪身,一脚将那人踹飞了出去。

“先管管你自己吧!”无殇不朽低喝了一声,和腐龙一起与秋忆彤再次战在了一起,虽然死亡法则被封印,但是活了这么多岁数的他,依然有很多的手段,更不用说有肉身强大的阎狱腐龙在旁边辅助,虽然他奈何不了秋忆彤,但是他只需要拖延就可,他也看出了秋忆彤这样的状态保持不了多久。

噗!

虽然那黑影被秋忆彤一脚踹飞了,但是霍新晨并没有安全,而是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生机迅速的消逝,霍新晨想要探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但是下一刻他便眼前一黑,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新晨哥!”秋忆彤看着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霍新晨,目呲欲裂的大吼了一声,同时用力震退了无殇不朽与那腐龙,想要搀扶起霍新晨,可是霍新晨早已化为了一滩浓水,死的不能再死了。

毕竟这是不朽间的战斗,只有繁宇境的霍新晨只需要随便中一点小小的招数,就能万劫不复,就如一只蚂蚁在聚满了人的舞厅一般,随时都有被碾压的可能,霍新晨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很幸运了。

而击杀了霍新晨的毒则是腐龙身上的腐毒,也可以说霍新晨是死在自己前世的身体手中的。

……

霍新晨的视焦渐渐地恢复,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眼神呆泄,一动不动,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要不是那微微有些起伏的胸口,不知道的肯定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此刻霍新晨只感觉自己的灵魂与肉身完全没有融合,不过在这一股能量的帮助下,二者在飞速的进行着融合,这个融合的时间用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才彻底结束。

霍新晨呆呆的看着自己如今身体,这身体与之前的一模一样,要不是发生了之前的那件事情恐怕他还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不过霍新晨也不敢继续使用这具身体了,将太青古傀召唤了出来,而后控制着傀儡使用阴阳剪强行置换了回去,但是当她置换成望月之时,原本被太青古傀抓在手中的阴阳剪化为了一黑一白两色融合的光芒朝外激射而去,显然阴阳剪受到了自己主人的召唤,前去支援。

对此望月也没有挽留,毕竟这东西不是她的,只是叶凝儿暂借给他的罢了。

“该死!”望月一拳锤在了房间的地板上,地板之上阵法的光芒闪烁不已,望月这含怒的一拳根本没有伤到地板一份。

随后望月仰躺在了床上,用白嫩的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如今那个地方肯定正在酣战,而罪魁祸首就她,如今霍新晨已经不能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之下,到时候晨月宫也会受到巨大的威胁,不过好在她还有望月这一重身份,要保下晨月宫还得依靠凤族的力量,可是这么做了,她可以说完完全全的绑在凤族了。

虽然复活之后状态什么的和以前一样,但是望月心中非常的沉闷,甚至有点精疲力竭,如今碎渊之地的资格可以说已经失去了,想要进入那里也只有靠望月了,而要碎渊之地的资格,如今也只有那第一名才行了。

而望月最最担心的就是秋忆彤了,如今秋忆彤恐怕早已认为他已经死了吧?!知道这个噩耗之后,秋忆彤肯定已经疯狂了,而且秋忆彤因为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恐怕接下去的日子秋忆彤会更加不好过。

虽然望月在同阶之中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但是她和那些不朽们一比,却依然只是一只蝼蚁,霍新晨是如此,那她亦是如此。

咚咚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还未等望月开口,门便打开了,望月也没有睁开眼睛,感知一扫而过,便收回了感知,如今有她房间钥匙的只有冷月一人了。

“你怎么了?!”冷月看到望月一脸颓废的躺在床上大惊。

望月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说实话她现在心很疲累,一点都不想说话,毕竟她刚刚都已经死过一次了,加上那种深深的无力感,真的让望月现在很难受。

“你知道那件事情了?!”冷月沉声道。

望月稍微移开了遮着自己眼睛的手臂,星眸睁开了一些,显然这句话终于激起了望月的兴趣。

见到望月星眸子中的浓浓的疲倦,冷月心中莫名的一疼,“你是不是喜欢霍新晨?!”

望月心中微微震惊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不是,他只不过是我的师弟而已,不过我们也一起经历过数次生死,他如今不仅仅是我的师弟,还是我同生共死过的战友!”

冷月深深地看着望月,可是望月右臂遮着脸,无法看到望月的脸色。

“现在那边怎么样了?”望月轻声开口道,声音中充满了倦意。

“霍新晨死了,被他前世的肉身用腐毒毒死了,而璇光圣地等人也已经收手,此事也算不了了之了,而且很多前辈在这一场战斗中受到了不小的伤,而星宇圣地的圣主被时间之主打成了重伤差点陨落,问情圣地以及九霄圣地各被时间之主干掉了两位不朽,可以说是元气大伤,虽然就此罢和了,但是璇光圣地拉了太多的仇恨……”冷月叹了口气沉声道。

“秋忆彤呢?!”望月紧张的问道。

“她砍掉了无殇不朽的右臂,但是毕竟是临时的力量,秋忆彤也被无殇不朽给打伤,如今沉睡不醒,想来受伤很重,不过你放心,她已经被璇光圣地接走了……”

呯!

望月听到这句话粉拳紧握,失态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之上,使得墙壁之上的阵法光芒再一次剧烈的闪烁,这一拳不仅没有砸穿墙壁,反而使得望月那晶莹如玉的皮肤磨破了一些,渗透出了丝丝鲜血。

“待我成就不朽之时,无殇不朽的狗命我会亲自去取!”望月的星眸之中闪烁着寒芒,如今她最缺的只是时间,超越无殇不朽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冷月眉头微皱,但是并没有说话,如今有个动力对望月未尝不是一种好事。

“冷月哥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望月下了逐客令,如今她真的想自己一个人呆一会。

“你明天就有比赛了,要不就弃权吧!”冷月担忧道,毕竟望月现在的情况令人担忧。

望月摇了摇头,“不了,明天的比赛我会去的,睡一觉大抵就好了!”

“嗯,那你休息,我先走了!”冷月担忧的看了一眼望月就欲往外走去,但是他刚一转身便感受到了一只小手拉住了他的袖子。

冷月一脸不解的看向了望月,不是她叫自己出去的吗?

“到明天比赛之前陪陪我吧,或者等我睡着了再走吧!”望月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哀求,冷月看着望月的俏脸,发现望月的脸上带着一股惊惧与没落,见到这样的望月,冷月心中一揪,心中越发的羡慕起霍新晨来了。

“你睡吧,我就在你旁边!”冷月柔声说道。

“嗯!”望月乖巧的嗯了一声。

她在看到冷月刚要走的时候,心中腾然升起了一种寂寞的恐惧,显然之前那天下都与她为敌的一幕给她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所以当自己真正的又一个人的时候,这股心理阴影再一次袭来,所以她才会拉住冷月,有了冷月的陪伴,望月那冰冷的内心才稍微有了一丝温暖。

期间望月一直拉着冷月的手,拉住之后脸上的惊恐才稍微平抚了下去,见到卷缩成一团的望月,冷月宠溺的捋了捋望月那几丝杂乱的发丝,握着望月的手不由加紧了一些。

(本章完)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私立医院吗
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癫痫病看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