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传承铸造师 第一章 晚宴前夕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4:31

传承铸造师 第一章 晚宴前夕

周墨骑着赤血马,向瑞玟-娜隆的住所行去,还未至半路,军情局人员已经引领着驻军,开进了鹰扬城中。

街面上的平民迅速的逃散,顷刻之间,鹰扬城中便清静起来。

动作还真快,周墨骑在赤血马上,看着驻军们开始目的明确的包围一些城中宅院,暗暗点了点头,这四皇子还真是雷厉风行之人。

周墨身上的军情局制式披风和同样由军情局配给的赤血马,是他最好的通行证,一路之上,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瑞玟-娜隆宅院之前。

坐在马上,看到宅院门外把守的人,周墨愣了愣,金色战甲,上有金蓝两色交织的皇冠,四皇子带来的宫廷侍卫。

还未等周墨上去叫门,四名金色战甲的宫廷侍卫先看了过来,如刀般锋利的眼神扫过周墨上下,在周墨胸口的荣誉男爵勋章上扫了一眼,眸中皆露出不屑神色。

周墨心中暗笑一声,自己这个没有封地的荣誉男爵,在这些宫廷侍卫,皇帝爪牙眼中,当真是正眼看都不看啊。

刚要下马请见娜隆殿下,街的入口处,七匹独角光鹿拉着那辆翠色马车,驶了过来。

翠色马车还未到门前,宅院中的人就似乎未卜先知一般,大开了正门,连四名宫廷侍卫,也恭敬的退到了两边,迎候马车进来。

牵着赤血马,周墨站在宅院门口,看着那辆翠色马车,缓缓停在了他面前。

车门打开,倩疏探出身子,问道:

“周墨阁下,公主问您何事。”

“倩疏姑娘,请转告娜隆殿下,今夜霍格-鹰扬在城内大公府中举办晚宴,敬请殿下光临。”

倩疏微微点了点头,身子消失在车门口,这时周墨方才发现,这马车车门也是别有玄机,向内望去,竟然只能看到黑洞洞一片。

不一时,倩疏再次探出身子,垂着黑眸说道:

“公主说了,听说鹰扬大公府里的点心极为好吃,不要忘了准备她那一份。”

躬身行了一礼,周墨回了一句:

“请转告殿下,一定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言罢,周墨翻身上马,瑞玟-娜隆回来了,想必霍格-鹰扬也到了鹰扬大公府中,周墨还需要去核对一下名单。

一路到了鹰扬大公府,却得知霍格-鹰扬还在庄园之中,没有回来。

周墨走在回家的路上,微皱着眉毛,今夜是最关键的时候,霍格-鹰扬可别在这个时候出了岔子。

此时是白天,天色略有些昏沉,整座鹰扬城中肃杀一片,大街上除了往来的士卒,还有零星的激战反抗之声,安静的让周墨有些毛骨悚然。

手握在了腰间刀柄之上,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敏锐的直觉可是救了周墨不止一次。

然而,一路之上,安然无事,周墨的心却提的更紧了,握着刀柄的手却越发轻柔。

回到自己家门前,周墨将赤血马拴在了院中,从腰间掏出了钥匙,开门的动作轻柔和缓,尽可能的少发出声音。

吱呀一声,门被大开,屋中昏暗,这一刻,周墨的心脏停止跳动了刹那。

脚步旋转,侧身,上身后仰。

一道纯黑色的利芒,贴着周墨咽喉划过。

周墨间不容发间躲过了偷袭,轻柔扶着刀柄的右手微动,昏暗的屋中亮起一道白虹。

白虹闪过,屋内空无一人,门外却传来一声嘶鸣之音,周墨不敢回头,心中却知道

传承铸造师  第一章 晚宴前夕

,那匹赤血马定然是死在了方才的利芒之下。

一脚跨在门里,一脚还在门外,周墨黑眸扫视着客厅,不放过每一个角落,甚至每一片阴影。

突然,耳根处微凉,周墨想都不想,自腰间扯出一道白虹,叮的一声,斩飞了一根钢针

传承铸造师  第一章 晚宴前夕

白虹再次照亮屋子,一道黑影自周墨头顶一闪而过。

捕捉到了那道身影,周墨心头松了一口气,来的不是神秘态生命,这就好,只要还是物理态生命,周墨就有把握凭着手中长刀,与其分出一个高下生死。

迈入屋中,周墨提着彩红弧度的菊纹弯刀,菊纹上暗红色光泽,如同在昏暗的屋中开出了一朵艳丽的血菊花。

白虹再次出现,轻轻擦过吊灯旁的铜台,一丝火星迸出,点燃了客厅内的吊灯。

刹那间,屋内通明一片。

周墨头上屋顶处,一个模糊的人形影子,露出了行踪。

白虹在灯火中划过,如同大日光芒下一闪而逝的流星。

有人说死刀如虹,是接引生命通往冥界的光桥。

此言却是有几分道理,一刀挥出,感觉到刀尖轻轻划过秘银生命咽喉,同时割断了动脉、颈椎、气管、肌肉的流畅触感。

周墨轻轻晃动刀尖,甩掉了一丝鲜血。

血滴几乎与尸体同时落下,却恰好落在了尸体的眉心之上,殷红如点。

长刀归鞘,就在周墨长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轻柔的拍掌声在屋内响起。

迪兰坐在沙发主位上,轻轻的拍着手,狭长的双眼中满是欣赏赞叹之色。

周墨却只觉全身冰冷一片,一滴冷汗自额后溢出,滴落而下。

汗滴落在地毯上,迪兰的鼓掌声戛然而止。

双手优雅有礼的叠在腿上,对周墨微微颔首示意。

周墨不知道迪兰是如何出现在客厅之中的,也不知道迪兰是什么时候坐在沙发上的。

同样,如果迪兰将匕首刺入周墨的心脏中,周墨很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死去的。

“原来是迪兰师团长,不知来寒舍何事?”周墨握着彩虹弧度的弯刀,手臂的每一寸肌肉都在微微的活动着,随时准备着雷霆一击。

迪兰笑了笑,说道:

“周墨,当初在荒野,我便看出来你非池中之物,今日一见,我就更加确定了。这种场面下,你还能如此镇定,面带笑容的问我来你家何事,真是让迪兰佩服!”

话音和缓阴柔,用贵族雅音缓缓道出,就如同真是在彬彬有礼的回答主人的问题一般。

但话音落下的一瞬,迪兰的身影猛地消失在周墨眼中,下一刹那,周墨背心猛颤,如同被针刺一般。

周身瞬间化作秘银之色,秘银色如同水银流转,纯粹而鲜活,周墨扭腰,蓄势。

在背心处被利器刺中的刹那,手中白虹大炽,瞬息间借着腰部蓄力,猛地绕身三匝。

白虹与那尖锐利器稍一接触,周墨整个人就如同快速旋转的皮球,猛的碰上了固定物一般,叮的一声,划着弧度被弹飞开来。

落点,正是客厅的窗口!

达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兰州治疗妇科医院
西宁治疗白癫风医院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可以报销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地方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