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驭兽主宰 第八十八章 霸刀螳螂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3:04

驭兽主宰 第八十八章 霸刀螳螂

古老的森林中,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行走着,目光不时向周围扫动,他们头顶上,巨树高大的身躯,向四面八方散出无数枝杈,泛黄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抖动,旋即悠悠然的飘落下来,在地面上堆积成厚厚一层。

“吼!”

突然间,一棵巨木的顶端,一只眼神森然的青木豹扑击下来,血腥大口猛张,带着阵阵腥风,咬向岳凝依的喉咙。

感受到青木豹的速度,岳凝依花容失色,连连倒退。

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岳易,眼睛微微一闪,一道凌厉的劲风,自其身边闪掠而出

,将那青木豹的身躯,瞬间撕裂开来,温热的鲜血洒落。

那是一只生有双翼的风系灵兽,外观犹如淡蓝色的鸟雀,只不过它的头顶上,有着一对犹如镰刀般的利刃,随着翅膀的扇动,不断碰撞,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风镰鸟,中等御史级灵兽,头顶上的风镰,是它杀伤力最强的武器。

“吓死我了。”

美眸带着一些惊惧的望着青木豹的尸体,岳凝依出了一口气,玉手捂着轻轻起伏的胸口。

青木豹这种灵兽,能将体表的颜色,转化为所待的树木,防不胜防,即使是一些老练的猎灵者,都有可能栽到它的手上。

“小心一点。”

风镰鸟回到身旁,岳易回头叮嘱了一声,便是继续前进。

“凝依,你没事吧?”

徐牧连忙走过去,想要伸手安慰岳凝依一下,却被她不着痕迹躲了开去,顿时,徐牧略微有些尴尬。

“看什么看,要不是我们,你早就死在这森林里了。”

心中极为不爽的徐牧,明显把萧阳当成了发泄口,朝着萧阳摆出一张臭脸,好像带着萧阳进入森林的,是他一样。

“木格,我能不能揍他。”萧阳无语的看着徐牧的背影。

“别,他可是三阶灵士,比我都高一阶,忍忍吧,就当是一只苍蝇在嗡嗡叫好了。”木格连忙摆手,生怕萧阳忍不住上去和徐牧拼命。

萧阳有些无言,要不是他对岳易感观不错,早就冲过去暴揍徐牧一顿了,数次被针对,即便是泥人,此时也有了三分火气。

见到萧阳沉默的样子,徐牧还以为他是害怕了,于是更加得意起来。

“等等!”

走在最前方的岳易,忽然伸出手掌,阻碍继续前进的众人,旋即双眼微眯的道:“做好准备,前方有东西,而且还不少。”

“哗啦!”

岳易的话音刚落,一道道犹如螳螂一般的黑影,突然自树木遮掩间闪掠而出,翅翼挥动间,将几人团团包围,锋利的双刃,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森冷的光泽。

“霸刀螳螂?”木格脸色瞬间严肃下来,召唤阵浮现,一棵浑身长满尖刺的树木,出现在场中。

木格的灵兽,名为荆棘树,全身都是尖利的树刺,凡是撞上的灵兽,无不是痛苦不堪。

“暴猿!”

在徐牧的低喝声中,一只壮硕的棕色巨猿,重重的踏在地上,席卷而开的劲风,将地面上的枯叶扫向远处。

而岳凝依的灵兽,和岳易相同,都是风镰鸟,不过由于只是三阶,所以体型比之小了好几圈。

“这是进入霸道螳螂的领地了吗。”

萧阳面色微凝,眼下的季节,正是秋季,所有的灵兽,都会选择在这时候疯狂捕食,以应对即将来临的漫天冰雪,而他们,无疑是走进了霸刀螳螂的觅食范围。

“唰!”

其中一只实力最高的霸刀螳螂,在停滞了片刻,忽然暴冲过来,右刃高高举起,狠劈向看上去实力最高的岳易。

“六阶,很好!”

岳易眼中也是浮现出怒色,旋即命令风镰鸟,径直迎了上去,两只灵兽,互相快速劈砍起来。

“木格,你拉住一只,我和凝依对付剩下的。”

徐牧自然而言的指挥起了几人,看来这种事情没少做,不过萧阳,完全没有被他算在其中,孤立在了一旁。

“没问题。”

岳凝依轻轻点头,除了带头的那只,其它霸刀螳螂也不过两三阶,以几人的实力,勉强能够应付。

望着迅速找到对手的几人,萧阳也乐得清闲,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几人的灵兽。

“蓝色刃光!”

随着岳凝依娇喝声响起,风镰鸟头顶的双镰,忽然闪烁起蓝色的光芒,然后它暴冲而出,犹如一抹蓝色闪电,划过一只霸刀螳螂的身体。

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霸道螳螂的头颅就飞了起来,坠落到地上,颇有金属质感。

萧阳眼神微动,岳凝依这些猎灵者不愧是从厮杀中成长起来的,刚才风镰鸟的攻势,干净利落,完全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刹那间直中要害。

场中,一只只阶位较低的霸道螳螂不断倒下,而岳易那边,则陷入了胶着。

霸刀螳螂为金属性,防御能力甚至能与岩系灵兽比肩,虽然岳易有把握将之杀死,但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小子,看到没有,这就是你我的差距。”

暴猿一拳将一只霸刀螳螂轰成肉饼,徐牧傲然一笑。

在岳凝依面前,他竭尽全力的想要表现,而萧阳,无疑是被他当成了踩在脚下的对象。

“这么肆无忌惮的消耗灵力,你和岳凝依比起来,差距确实不小。”萧阳淡淡一笑。

暴猿轰杀的手法尽管粗暴,很有视觉冲击性,但相应的,灵力也就消耗的极为恐怖,远不如风镰鸟一击致命来的干脆。

“呵呵,弱者都是只会嘴上逞快罢了。”徐牧微微摇头,不屑于萧阳争辩。

“哗啦!”

就在场中霸刀螳螂的数量锐减时,林间忽然又是一阵抖动,一只甲壳呈现鎏金色彩的螳螂,飞掠而出,一刀劈斩向暴猿。

“吼!”

怒吼声中,暴猿拳头紧握,坚硬的岩石凝结而上,旋即一拳轰出,与金色螳螂的利爪,猛然碰撞在一起。

利爪和岩拳相接,金色螳螂复眼中掠过一丝讥讽,只见寒光一闪,徐牧的暴猿,便是暴退而出,重重的撞在树干上,拳头上,鲜血流溢。

“四阶的金甲螳螂?”

视线微转的岳易,看到这副场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电话是多少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电话是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