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权国 1675 突进刚非(二)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4:36

权国 1675 突进刚非(二)

眼前混乱比的场面,让风中凌乱的兰米亚满脸骇然,

爆炸的区域在军阵的前列,带起的白光灼热着他的视膜,前面第一排的刚非军的中队遭遇的打击也是为猛烈,士兵们就像被狂风掀起的一排茅草,毫重量感的抛到了半空,然后掉落下来,整排的士兵被推到,三个重剑士中队遭受波及,其他附件的士兵都吓到脸色发白,已经法控制的选择了的后撤,希望能够不被爆炸席卷进去

“是西北的雷神,一定是雷神!‘兰米亚神色苍白的似乎想到了什么,

”大人,什么是雷神?“一名刚非军的将军好奇的问道

”一种西北海军的神秘武器!“兰米亚手紧握住胯下战马的缰绳,脸色凝重,是似而非的回答,

其实他自己也没见过传闻中”雷神“的真面目,只知道西南之战,作为战略攻击主力的刚非海军,遭遇西北海军猛烈阻击,刚非海军不但惨败,而且还丢掉了整个战略的主动权,导致本来海陆共同进击西南的计划彻底流产,陆军单方面的攻势终也被西南军遏制,后不得不撤离,十几万陆军奋战一月的战果付之东流,

西北海军战舰装备有一种名为”雷神“的远程式武器的消息,也是在战后随之传出,刚非海军方面在了解当初海战的具体情况后,立即向刚非皇帝递交了报告,表示在海军方面,西北海军已经具备称霸一方海域的实力,海军正在紧锣密鼓的研究应对之策,但是作为陆军,兰米亚没想到自己会遭遇海军的武器

”立即命令部队体后撤!“

兰米亚神色失措的大声下令道,根据海军方面的报告,对方雷神的射程在500至800米之间,远超一般的投石车。爆炸的威力足以击穿现役的任何一艘刚非战舰的装甲

”如果连战舰的装甲都能够击穿,士兵身上穿的铠甲,简直就是如同纸片一般单薄!对方的耻简直已经到了令人不齿的地步“兰米亚一脸悲愤,

自己按照规矩派出旗手,摆开堂堂阵阵的对战攻势,对方先是不顾规矩的射杀前军旗手,然后又毫征兆的发动猛烈打击!一阵混乱不堪的爆炸。就像一个不择手段,毫荣誉感可言的流氓

虽然猛烈的轰击让刚非士兵死伤不少,但还不足以对数量达到十几万的大军队列,造成致命的杀伤,在炮击密集的前锋区域,少有5千多名为优秀的刚非精锐士兵。在第一时间就被笼罩在火光中,

从爆炸点卷起的炙热滚浪,冲击的附近的部队都不知觉的向后远离爆炸区域,上百个原本严正的队列,现在变得有些散乱,就像被重重的敲了一闷棍,特别在遭遇打击的地区。队列完乱套,士兵们在爆炸中不顾军官的命令四处乱跑,士兵们好像落叶一般的被掀到半空中,主的战马在时不时地还有火球落下的空地上低头哀鸣,

爆炸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

要塞城头上射来的白线有所减弱,那是部分雷神的炮管需要轮流的冷却降温,不能继续五十门雷神同时发射了。只有零星的射击还在持续,后完停止。

”看来这种武器的持久性是个弱点!“

兰米亚眼睛微眯,很明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有些东西,只要知道了弱点就不显得那样可怕了,他将大军撤离到距离要塞一千米以外的地方,从进行列队。原本有些退缩了的刚非骑兵立刻又举着军旗,开始像表演一样的密集的涌过来,

”果然还是不死心啊“

胖子看着远处再次猛扑而来的刚非人,讪笑着放下手中的嘹望镜。瑞林要塞的雷神只有五十门,能够造出的杀伤很有限,顶多也就是个威慑,胖子下令炮击是希望看一看,刚非军队在突然打击下的反应,对方的迅速撤离,加上并没有乱的队列,都表明眼前的这支刚非军队不是什么杂兵,而是真真的刚非帝国的正规军,

刚非人的方阵按照队列形成攻击线,士兵主要以持剑步兵为主,间杂有一部分的重装盾士,刚非人的主战兵种是一种身穿银亮色的重甲,头盔上飘舞着长达半米的白色长缨,手中提着长达2米双手大剑的重剑手,还有就是身穿整块锻造的板甲,下本身是有关节保护铁铠的重型长枪手,

这些长枪手没有重枪兵的盾牌,但是左手有一面镶嵌在铠甲上的半圆形塔盾,这些士兵组成的方阵,才是高卢人队列的灵魂所在,远远看去,就像一片闪烁着金属寒光的密林,严密的阵列,在城外的荒地上组成一排排的钢铁之墙,军旗在风中飘展,发出啪啪的迸裂声音,

”前进”

身穿铠甲的刚非步兵,高喊着“进攻”的口号开始并列向着要塞前进,这次他们学乖了,队列采取竖行,如同长龙一般向后拖延,就算遭遇刚才那样的爆炸,能够造出的杀伤也很有限,在他们的后面是数辆刚才没见到的大型攻城楼车,巨大的箭簇挡板和三层高度,就像一头头巨兽从迷雾中显露出来,在攻城楼车的下方,是方阵剑手的攻击线,这些身穿重甲的士兵,脚步与攻城塔一样缓慢,他们虽然身穿重甲手握重剑,身上下保护的却极为严密,训练有素,不慌不乱,脸上的神情一点也不轻松,,

没有太多的犹豫,几乎是同时整齐推进,战列平稳有序推进,寒光迸裂的枪群如山岳般的厚重感给人穷大的压力,就像一座崩溃的大山猛压而来

“陛下,我们可以回击了吗?”

撒隆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刚非军,神色有些兴奋,在要塞的城垣上,五千名猎鹰军射手整齐的半蹲在城垛口后面,冷酷的目光落在远处缓缓而来的刚非士兵身上,

“不急”胖子摆了摆手,目光看向正在清理炮膛的雷神兵们,说道“即使是装,也要装的像一点。如果雷神不在发射一次的话,敌人是怎么也不会线压上的!”

十分钟后,刚非军的攻击线逼近要塞200米

“射击!”胖子果断的喊道

“轰隆隆”要塞上的雷神再次轰鸣,火光和白烟一下从要塞喷射出来,零零星星的爆炸阻拦在刚非人的行进前锋,不时地有刚非步兵的队列被炸散,爆炸源源不断地落在要塞前面。

刚非人炸得七零八落,在半空飞舞的武器和尸体,成就了美丽悲壮的风景,但是因为队列采取的是一字队列的竖列,即使爆炸就在旁边,能够波及的范围也很有限

兰米亚冷冷的看着要塞前的猛烈爆炸。发觉可能是时间的原因,这一次的轰击明显不如上一次,造成的损失也不大,只有上千名士兵被击中炸飞,对于后面还在源源不断向前的上百个队列而言,这样的损失几乎微乎其微,

兰米亚在等待。等待雷神这道瑞林要塞强大的防御武器失去效力,只要雷神进入冷却期,自己的十几万大军就会猛扑瑞林要塞,

“轰隆隆”后一道爆炸声传来,然后迅速落入一阵沉寂

“好极了!就是现在”远处,兰米亚高扬起马鞭,迫不及待的兴奋大声喊道“军压上,拿下瑞林要塞!”

“呜呜……”

胖子目光深邃的抬起头。听着刚非人发动面攻击的长号响彻天空,果然,刚非人指挥官非常配合的跳进了陷阱,他挥了挥手,沉着说道“命令射手准备抛射,150米,先打他一波。迟缓推进的速度,将多的部队引诱进来“

瑞林堡的第二道防御线动,先爆发的就是要塞城垣上的弩射,随着队长的凄厉的嘶喊声。一排排带着寒光的的弩箭,从要塞城垣抛向对面的天空,

”嗖!嗖!嗖!“密密麻麻的光点在顷刻间就遮盖了天空的颜色,就像一片暴雨从要塞城垣上倾泻而下,

“注意箭雨,竖盾”刚非人前排的重步兵看着头顶呼啸而来的箭簇,脸都吓白了整齐划一的抬起手中沉重的大盾,将自己的身体罩在盾牌后面,在军阵的前列,形成一个巨大的龟甲,

”啪啪‘数的白线迅速从空中坠落下来,虽然有盾牌阻挡,高卢人的队列依然如同被一道巨大的铁锚扫过,激烈的碰撞声,就像是海浪拍击在礁石上,溅射出来的是数士兵的鲜血,从盾牌间隙插进去的箭簇,往往射穿重步兵的下半身,造成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倒下的人一时间还死不了,握着中箭的部位发出惨烈的哀嚎,

”嗖!嗖!嗖!“第二轮的箭簇很到来,队列里再次倒下一片,重步兵的十几个队列,就这样顶着箭簇缓缓前进,不断有人中箭倒下,在走过的道路上铺满了尸体,

“弓手队上前!压制城墙”

重步兵踏入要塞前百米线时,兰米亚才下令将本队数量足足2万人的刚非弓箭手推上去,纷飞的箭簇不断在双方之间穿梭,一道道带着死亡的弧线,如同蝗虫般划过天空,射进双方士兵的身体,刚非人的步兵队列靠近城墙,巨大的攻城塔在士兵的簇拥下缓缓前进,

”前进,拿下瑞林要塞!“兰米亚激动的亲自策马向前,他能感觉到要塞方面的抵抗正在迅速减弱,本分的弓箭手开始压制了对方的射手,

步兵们在要塞城壁下方搭起了人梯,两军在要塞城墙上残酷的撞在了一起,数的刺枪同时向前攒刺,阵前响彻一片凄惨的号哭声,鲜血飞溅,顷刻间就像夜色里翻飞的红花在要塞城垣上炸开,双方手执各种近战的重步兵,犬牙交错,将对面敌人的盔甲也打得凹陷进去,即使是身穿重甲也难以避在乱战中死亡

胖子身穿重甲,在几名近卫的护卫下,走上要塞内部城道的阶梯,站在要塞高处的顶部,他看着下方密密麻麻。如同蚂蚁般攀爬要塞城壁的刚非步兵,又抬头看了看天空,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太阳的余晖正从大地山脉的另外一段照射过来。印照在眼前惨烈的战场上,犹如一道切开光明与黑暗的利剑,将大地一分而二

”开始吧!“胖子面色冷峻的向身后的近卫说道

”是,陛下“一名近卫解开身上的步兵弩,朝着头顶的天空举起,”嗖“一道闪烁着红色光线的箭簇带着响彻战场的呼啸之声飞上天空,越飞越高。直入云霄

”这好像是汗王的信号啊!“

东庭万夫长安虎尔站在要塞侧面的崖壁上,昂着头,看着一道红线直入天空,自言自语,在他的身后,一万五千东庭射手半蹲在山体的草丛。下方隐隐传来厮杀如潮浪般的喊声,

没有人注意到,整个瑞林要塞的地形就是一个巨大的形,两翼宽展的山体与要塞构成了一体,这是一个典型的漏斗,越靠近要塞,疑越落入漏斗的底部。不知不觉,在通往要塞的漏斗斜坡上,刚非军队已经超过了8万人,其他的5万人还在不断往这个漏斗的底部灌,

”大家进入攻击位置!“安虎尔从红线方向收回目光,向身后等待已久的东庭射手狞笑道”兄弟们敞开了杀,杀一个,汗王奖赏一枚金币。想要让族人和家人在今年冬天过得好,就看你们的弓弦能够拉开几次了!“

”哈哈!“东庭射手发出一阵哄笑,整排的东庭弓射手,突然出现在两军鏖战的要塞两侧山壁,两侧加起来多达三万人的草原熟练射手,整齐的向着下方抬起手中的强力复合弓,

”射“

随着一声令下。上万道牛建盘角的弓弦,从给草原骑兵的满是老茧的手指间松开,崩!崩!崩!,弓弦从半月强劲回原处。依然去势不减的发出颤动的残影,箭簇从射手手足如同流星般飞上头顶的苍穹,犹如从山顶升起一片华丽的流光之瀑,呼啸而下,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杀气弥谷

还未察觉的刚非人只感到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密集的队列就这样被整排的射倒,数的箭簇,如同蝗虫一般噗噗的射下来,在要塞前端密集拥挤的刚非人,似乎同时踩在了某个巨大的风口上,数的白线带着呼啸从他们的**上扎进去,

”注意,两侧有埋伏!“

一名刚非士兵看着山地两侧闪烁的残酷的金属闪烁,凄厉的喊声还未完喊出来,就被数的箭簇从两侧射成了血窟窿,在刚非人的眼中,此刻照射而来的晚霞,犹如鲜血一样鲜红,带来一股血腥般的狰,

草原射手的射速之,绝对是内陆射手能够比拟的,短短的几息,已经是三泼箭簇飞射而下,先遭殃的就是刚非人的射手,草原人似乎不约而同的看上了防护力差,而又唯一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对手,弓弦急促的响动着,法数清的箭簇随着弓弦铺天盖地,遮挡了山坡地本来的秋黄的颜色,

如同金属的死亡之雨如瀑般落下,在这片区域内的刚非步兵就像被正面看不见的大手猛击了一把,身体后仰,数的锋锐的狼牙箭从斜角扎入他们的身体,一片哀嚎,人血染红了大地,

”后撤啊!“

前面的步兵完乱套了,在蝗虫般飞射而来的箭簇面慌乱后撤,但是近十万人拥挤在一处狭窄的地势上,突然想要回撤,基本上几乎是相互拥挤在一起,在草原骑兵的速射击面前,失去了防护的刚非士兵成片中箭的倒下,他们倒下的尸体在要塞前的形地区堆积如山,不少的尸体都是脸色愕然的看着天空

不要乱,扎稳阵脚!竖盾‘

刚非军官们大声维持着各自的部队,重盾步兵被推出来,士兵们迅速竖起高大沉重的塔盾,把脚牢牢的钉在地面上,但是刚非人很就发现,左右两侧都是飞驰而来的箭簇,位于两端的夹角,盾墙根本毫作用,箭簇从侧面身体不断射进来,士兵就像被扫过的树叶一般倒下,军官们努力维持着队形,尽管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一人没有选择后撤或者溃逃。

但是很,四周同僚的死亡让部队难以保持稳定,同伴的尸体在脚下堆积,在刚非士兵眼前,满山遍野都是手执弓箭的敌人。箭簇如同浪潮法秀智,雷霆万钧的连续射击下,士兵们彻底顶不住,甚至连稳住脚步都不可能,节节后退。一个接一个被射死,尸体倒下下方的尸体上面,很就堆出了一层

“混蛋啊!”后面压阵的兰米亚已经完被眼前的突发情况吓傻了,对方竟然不惜冒险将十几万人引入要塞区域,只为了现在的必杀一击,对方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士兵们在乱箭下四处乱散,任凭军官们大声嘶喊,散乱的士兵就像头的苍蝇一样乱窜,所有人都在逃命,残酷一下粉碎了兰米亚激情,胜利,原来是如此的遥不可及,这不是战争,这是屠杀,***的屠杀,

等到箭簇停下,渴望财富的东庭射手们,发现已经没有任何站立的东西可以作为目标,才终不甘不愿的罢手,

胖子站在要塞的顶部,看着下方躺满了刚非人尸体的土地,

数箭簇的白色尾簇,就像一片望不见尽头的百色花朵,插满大地,在风中微微颤抖,

短短的不到1个小时,超过6万人以上的刚非军队被情的歼灭,脱离形地区的刚非军也是一片惨淡,慌乱的向着后方撤离,当然,胖子是不会让对方如此安然从自己的手掌心逃走的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怎么样
湖州市南浔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济南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专治医院
青海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