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级顶包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狗帮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8:04

神级顶包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狗帮

王思博拿着公文包快速走向路边准备去打一辆车回去,可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将他给围了起来,几人手中都有锋利的匕首。

“到一边谈谈。”一名个子不高干瘦的中年男子对王思博说道,他是这一带的贼头,大家都叫他“八斤哥”,据说他生出来重八斤,或许出生后有点膨胀了,觉得自己有份量了,长大后就越来越瘦,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他最贴切。

八斤哥混迹街头三十载,进出牢房十几次,这一带一直是他的地盘,本来在终点站准备看看手底下的人今天有什么收获,没想到居然被人摆了一道。

王思博微笑的拿着公文包和八斤哥向一处小巷子走去,没想到没走几步,那名穿着光鲜的少女突然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了过来,她带来的人看起来各个凶神恶煞,这下王思博想脱身可就难了。

“哎呦,这不是二宝嘛,你今天是不是也栽了啊。”八斤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他是没肉,所以笑起来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少女走向八斤身边说道:“狗爷要他,想让他加入我们狗帮。”

王思博看着少女,又看了看八斤哥,不知道狗帮是干嘛的,但一定比这个八斤厉害,要不然这个名叫二宝的女生绝对不敢这样和混迹江湖多年的八斤说话。

八斤歪着头拿出一根烟点燃笑道:“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啊,这个不会是你们狗帮的人吧?你们是真的没把我八斤放在眼里啊,隔三差五来我这里抢活,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专门找人来砸我场子是不是?我要是不答应你呢?”八斤哥吐了一口烟圈,他身后的人递来了一把铁棍,八斤拿在手里掂了掂。

二宝嘴角一阵冷笑道:“他要是我们的人,你们有机会将他堵住吗?他能从我手上拿走东西,狗爷看上了他,狗爷一向喜欢人才,他就是,至于给不给人你看着办,你也知道我们狗帮的办事规律,挡路者死。”

王思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与过江湖帮派的纷争,没想到自己成了人才,他的反侦查能力很强,早就发现了大力哥在暗处了,看来这个公文包不是个好东西啊,自己被大力哥给套进去了。

八斤本来想和二宝叫一叫板的,他也看中了王思博的手,或许他以为这一切都是王思博偷的,他还想让王思博把大力哥叫来,大家一起赚钱,他们俩的技术绝对能让自己大赚一笔,可八斤哥不敢得罪狗帮啊,这魔都一半的小偷都是狗帮的人啊。

“狗爷亲自开口要人,看在狗爷是长辈的份上,我也得卖这个脸面和人情啊,毕竟我也是狗爷带出道的啊。”八斤心里把狗爷骂了一遍,这老不死的真特么欺负人欺负到脸上了,可自己干不过他啊,只能屈服了,要不然自己很可能被老狗给做了,他做的人可不少啊。

王思博突然想笑,自己被人当成物品给交易了吗?二宝带来的人将王思博又围了起来,八斤哥带着人离开了,在这里不走就是丢人了,他的手底下人也难受,今天偷的东西都被狗帮的人给拿走了,咽不下这口气也得咽下去,做这一行的,在魔都真没几个敢和狗帮叫板的。

“可以啊,吃完豆腐还能把我的东西给顺走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和你一起的那位呢?一起叫上吧,这样省的我来回开车去接送你们了,省油,我的加油钱都被你们给拿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包里应该什么也没有了吧?”二宝走向前拿过了王思博的公文包打开,里面是空的,公文包里放了一个一次性衣架,把公文包给撑起来了,看起来鼓鼓的。

王思博一看,我勒个去,什么时候包里空空如也的,怪不得自己觉得公文包那么轻了,本以为偷来的东西都是小物件不重,这才知道自己被大力哥当成了替罪羊。

公文包被大力哥是什么时候调包的呢?不对,他可能身上带着两个公文包,一个被他塞进了公文包里面,到了车上后他把公文包里面的公文包拿了出来,可能一直放在王思博坐的位置下,这特么是高手啊,现在自己算输了吗?公文包很可能被大力哥打了个出租送了回去,他在这里看自己的笑话呢。

躲在暗处的大力哥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遇见了高手了,公文包被调包确实是自己做的,但自己的公文包里塞的是卫生纸不是衣架,刚才自己送回去的公文包是不是装有卫生纸的公文包?

妈蛋,偷了一辈子,今天被人给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文包是什么时候被人调包的呢?居然有这样的高手,也怪自己好久没上街进修学习了,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给人开会讲课做大单,没想到自己忽视了小偷的最基本东西,那就是实战,现在必须找回场子了,这是在啪啪啪打他盗王的脸啊。

大力哥突然走到了王思博的身前对二宝说道:“我不就在这吗,给你省点油钱,早就听闻这魔都近几年有个狗帮迅速做大,今天也是我的荣幸啊,没想到居然有幸得到狗帮的邀请,不知道我的公文包现在在哪呢?”

王思博一听大力哥这话,顿时乐开了花,原来大神也被人偷了啊,还自称盗王呢,今天算见识到了,这盗王也不过如此哪。

“上车后在说。”二宝上了一辆七座的面包车,王思博和大力哥也上了车,上车的时候王思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盗王您先请,我在后面给您看着路,省的你的**被人偷了你都不知道。”

大力哥的脸都绿了,他和王思博身上都佩戴了最新式的针孔摄像头,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生态园内的长老们看到了,这下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王思博的笑意毫无掩饰,这在大力哥眼里就是嘲笑,他坐进车里没有说话,他在想到底什么时候被人调包了,对方的手法绝对不在自己之下,车上一定还有一个高手,或者这个名叫二宝的小姑娘就是个引子,故意套自己的,当自己将公文包调包踢到王思博的座椅底的时候,公文包已经被快速调包了,自己回去拿的公文包已经是自己原先装卫生纸的公文包,这个公文包应该在王思博手中,王思博下车的时候,肯定将公文包放下休息过,就这一瞬间被人调包了,也或者自己本来放在座椅的公文包事先就被人调包了,王思博拿的就是一个放衣架撑起来的公文包,高手这绝对是个高手做的。

“你们两个把这个戴上。”二宝递给了他们俩一人一个面罩。

长春银屑病医院需要预约吗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吴孙萍
亳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内蒙古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三亚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