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广州一正局级干部在澳门豪赌输钱受贿300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2:43

  广州一正局级干部在澳门豪赌输钱 受贿300万还债

  去年5月,广州市畜牧总公司原总经理闻伟龙(正局级)因涉嫌严重违纪投案自首,而后被立案调查。此案昨日进入庭审阶段,于广州市中级法院开庭。闻伟龙被指控沉迷赌博,在澳门欠下巨债,其表兄罗某灿为成功拿到工程,卖地行贿,为闻偿还300万元债务。

  昨日庭上,闻伟龙不服指控,翻供否认受贿,检方因此认为闻不符合自首情节,不应减轻处罚。

  ■指控

  澳门豪赌输钱 受贿300万还债

  昨日,闻伟龙出现在法庭,短寸头发已经泛白。资料显示,闻伟龙现年47岁,广州人,拥有研究生学历。其本是一名中学老师,后转入党政机关。曾任花都机场开发区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当过共青团广州市委事业发展部部长、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42岁成为广州市畜牧总公司总经理,享受市正局级干部待遇。

  顺畅的仕途,因赌博出现波转。据公诉方指控,2000年4月至2010年10月间,闻伟龙利用其担任广州市农业局办公室主任、广州市畜牧总公司总经理,分管农田改造和广州市畜牧总公司工作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工程承建商罗某灿(另案处理)的贿赂共计300万元人民币,用于偿还赌债,并为罗某灿在工程业务上提供帮助。

  ■证据

  与友反目遭砍 又被实名举报

  公诉方指出,从1999年起,闻伟龙多次到澳门赌钱,其间,罗某灿与花都区芙蓉镇的领导骆某经常与闻出入澳门。

  2004年,闻伟龙输掉250万元,罗某灿为此卖地大手笔为他还钱。罗某灿是工程承包商,也是闻伟龙的表亲。据他供述,帮忙还了赌债后,从未讨回钱,为的就是可以拿到工程。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罗某灿多次替闻伟龙偿还赌债,最后成功参与了三项工程业务:农委宿舍工程、芙蓉镇基本农田工程、广良猪场。

  据骆某供述,闻伟龙在澳门赌博输掉的钱不少于1200万元。然而此人后来与闻伟龙反目。资料显示,因250万元赌债问题,闻伟龙遭到骆某侄子的追砍,并被实名举报。

  据了解,骆某后来官至局级,但如今官已经无此人消息。昨日庭审,公诉方透露,骆某正“被羁押”中。

  ■庭审

  1 曾自首投案,如今一问三忘记

  对公诉方指控,闻伟龙当庭不认罪。前半段庭审问答,其多以“不记得、记不清”应答,引起台下十几位旁听人员骚动。

  然而,当公诉人问及涉案三个工程,闻伟龙又能明确指出其中一项与自己无关。因此,公诉方认为闻伟龙在“避重就轻”,称其主动投案又选择翻供,不应当视为“自首”。

  当问及对证据是否有意见,闻伟龙反问:“有没有意见是什么意思?”

  听此,审判长甚至着急,劝解闻伟龙:“我们今天是来查清事实的,你这样总是忘记了,对你并不好。”

  此后,闻伟龙的话终于多了起来。他解释之前的有罪供述,是遭到“诱供”,辩称有到澳门赌博,但未曾收过一分钱,更没有帮表亲谋取利益。

  法官不解,问其为何要接受“诱供”?闻伟龙说,当时双脚被砍伤,但幕后主使者却行贿广州市公安某领导(已因他案被判刑),砍人者的被轻判,主使者的安然无恙还指使他人实名举报其。闻伟龙说,这些使他认为号称“芙蓉王”的主使人能量很大,对公安失去信心,他说:“录第一份口供的时候我已经崩溃了。”

  2 两律师违规,翻供或与此有关

  这神秘的幕后主使人究竟是谁?对闻伟龙的辩称,公诉机关直接向法官提交了另外一份视频。公诉机关指出,闻伟龙不曾遭到刑讯逼供情况下,作了有罪供述。他的双脚被砍伤,却一直拒绝去做鉴定,所以被当作轻伤处理,砍人者因此能得到轻判。

  公诉人指出,闻伟龙在移送起诉阶段,与罗某灿却都突然翻供。检方介入调查,发现闻伟龙和罗某灿的委托律师同来自一个律师事务所,并在同一时间回见两被告。会见过程中,有律师从闻伟龙的房间两次跑到罗某灿的房间进行核实问题,此后两人翻供。

  事后,两名律师都被律所批评,并被取消了代理权。此后,罗某灿也没再翻供。

  对此,闻伟龙的新辩护律师表示不了解情况,他提交了一份媒体报道,认为本案有很多疑点。

  辩护律师认为,受贿金额是300万还是350万元,至今无法确定,定罪量刑证据不足,也无法证明闻伟龙在关照罗某拿工程。闻伟龙、骆某等人究竟谁输了钱,赌债替谁还,借款手续在那里?如果250万元多年前已经还清,为何又出现被骆某追债一事?辩护人认为应当理清这些人物关系。

  但公诉方认为,现有物证、供述足以证明闻伟龙深陷赌桌,受贿还债。

  此案将作进一步审理。

网游资讯
德甲
世界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